成功从选择开始,我们是您最好的选择!
学术论文网
您的位置: 主页 > 艺术论文 > 正文

再生缘杂剧作者考辨的文化论文

作者:学术论文网 来源:未知 日期:2021-09-12 23:23人气:

盖房子的人不长寿,八年前预测过.

中道破坏了,还在人意中……妻子去世以来,徘徊在不知道的地方,想用玄理遣返,想用书卷书籍遣返,不能.

昨天去世的时候,悲伤的话数第一,经常几天做坏事……拙记两本奉览.

冯先生病得很多,和剧中的李先生很像.

如果允许我们想象,创作创作再生缘可能是他想用书卷书籍遣返的方法,拙记两册可能是再生缘和其他杂剧的手写.

除了小说戏曲,简称记的作品很少,他没有写小说.

尽管他认为需要进一步验证,但在表达时也使用了不确定的语气,他还把再生缘系在王谱万历二十一年龟巳(1593),三十三岁,失去妻子冯氏和次子虞下,注明再生缘杂剧和悼念是今年.

在《王衡年谱・引论》的结尾,他还是明确地写道:“王衡今存四种杂剧都以剧中人物影射他本人或他的近亲,兼有自叙和咏怀性质,这是他杂剧创作的一大特色.

而且强调《再生缘》将“李夫人和钩弋夫人合二为一”,同《郁轮袍》和《真傀儡》一样在构思上都很巧妙.

显然,他又非常肯定《再生缘》就是王衡今存四种杂剧之一.,.总之,上述诸家的说法都根据不足,难以让人信服.

“蘅芜室”是否就是王衡的斋名,《再生缘》究竟是不是王衡的作品,都必须作进一步探索考辨,才能得到明确答复.

首先,《拾遗记》卷五年:汉武帝思考过去的李先生,不能复活……帝息在凉爽的房间里,卧床不起的李先生教授了皇恒的香味.

皇帝吓了一跳,在枕头上,历月不休.

帝弥思,终于不见了,流泪谈判席,把延凉室改为遗芳梦室.

再生缘作者把这件事写在这部剧的第三折:好苦人也!前者梦见妻子把恒芜的草献给寡人,醒来后被称为遗芳梦室.

再生缘以恒芜室为主题,作者怀念死去的妻子,也许不想明确自己的真实名字,做了这样隐藏名字的处理.

但是,王衡《山先生集》和朋友陈继儒写的《太史山王公传》(《陈眉公全集》卷三十九),唐时升《太史山王墓志铭》(《三易集》卷十七)中,以及其他明人的着作提到王衡有《芜室》这个斋名,也没有使用过《芜室主人》的别署.

王衡自己经常使用绿野堂这个外号,关于绿野堂的主题,只有在主题杜祁公藏真伪杂剧中偶尔使用.

孟称舜《江集》本《真傀儡》眉栏上批云:传王荆石相公寿日,辰玉为尊生命.

陈继儒《太史缑山王公传》明确指出,这个剧是王衡为其父亲王锡爵祝寿所作,云:“乙巳,文肃公七十,公撰《杜祁公杂剧》以佐觞.

访求同硬家玛染桑延之上座,与文肃公雁行班席,为竟日欢,见者诧为胜事.

文肃公,即王锡爵的谥号.

乙巳,指万历三十三年(1605),剧应撰写于这一年.

而徐朔方先生认为“此剧当作于万历三十五年(1607)王锡爵被召而辞免之后不久”,恐不确.

“绿野堂是唐朝名相裴度的别墅,作者借以表明自己的门第” (见《王衡年谱》) ,当然,也可能是为了避嫌才用它来署名自己的剧作.

至于王衡的斋名,恒恒芜室缺乏依据,《盛明杂剧》的作者是另一个.

接下来,让我们看看王衡的戏剧陈继儒非常尊重王衡的杂剧,在《太平清话》中与徐魏并列.

他还在《太史山王公传》中说:游戏是乐府,多开拓元人三昧.

乐府是指杂剧的创作,进一步指出王衡的杂剧可以企业和元杂剧.

但是,写了几部杂剧,语言不清楚.

此传又云:赖有尚宝君,积学操作,大振簸箕皮,……又刻文肃,山集.

尚宝君指王衡之子王时敏(1592―1680),曾官尚宝卿,因此被称为.

据此,《山先生集》是王时敏编制的,集前有冯时可、陈继儒、娄坚诸人的顺序,写在万历四十四年(1616),显然这个集子是王衡死后编制的.

现在的明刊有6册、8册、12册、16册、24册等不同的装订形式,但内容和版本一样,都是27卷.

我看到的卷首有万历四十五年(1617)苏松准备兵使者高序的八册,二十七卷目录后附北剧三种,王衡只有北杂剧三种.

这三种杂剧没有剧名,剧本也没有集中,到底是哪三种呢据沈德符《万历野获编》卷二十五《词曲》报道,这三部杂剧是《郁轮袍》、《无奈》和《真伪》.

上世纪30年代,傅艺子在日本东京访问书籍时,发现内阁文库里藏着明人杂剧三种,即新刊葫芦杂剧(没办法的又名)、新刊杜祁公看傀儡杂剧和新刊郁轮袍杂剧.

虽然没有问题的作者的名字,但后两个已经知道是王衡写的,他考虑到没办法也是王衡的作品.

因“黄文佟肚海目》复载王有《长安街》、《没奈何》各一种,姚梅伯《今乐考证》、王静安《曲录》均因之,世遂以为王于《没奈何》外又有《长安街》一种,因未见传本,后之治戏曲史者亦皆沿袭之.

这次馀在内阁文库得到了观斯书,开始了历来传达的错误.

盖这部剧的正名是没办法哭长安街,弥勒佛跳进葫芦里,知道曲海目的大错误,指出看傀儡的标题比真傀儡好.

徐朔方先生认为明人杂剧三种应该是山先生集附属的北杂剧三种.

《明代杂剧全目》据清人王士祯《香祖笔记》称:“鹤尹大父缑山先生作《郁轮袍》及《裴湛和合》二曲,词家称为本色当行.又著录《裴湛和合》一种.

因此,王衡所作杂剧共四种,现有存本者实为三种,散佚一种.

在这四种中,惟独没有署名蘅芜室的《再生缘》杂剧.,.最后,自从1952年祁彪佳《远山堂曲品剧品》在上海发现,经黄裳先生整理校录刊行后,提供了许多鲜为人知的明代曲家和剧目 ④ .

在《剧品》“能品”中就著录有《再生缘》杂剧,题吴仁仲作.

1958年,人民文学出版社根据大东书局本校重印《曲海总目摘要》时,请杜颖陶先生更加决定该书各剧作者或者预约说明,将原未签名的《再生缘》杂剧题为吴仁仲作.

傅舍华《明代杂剧全目》为了区别所谓王衡的《再生缘》,将吴作《再生缘》作为另一部剧.

怀疑的态度是王衡有再生缘杂剧,但未知与此相对?但是,之后的戏曲工具书,例如庄一拂的《古典戏曲存目汇考》等,将《再生缘》分为两部剧目的着录,吴仁仲写的《再生缘》被认为是匿名的.

既然《远山堂剧》只记录了《再生缘》,那个作者肯定是吴仁仲,当然不是空穴来风,一定有根据.

二十年前,我在调查黄汝亨的《寓林集》时,在这本书的三十号发现了《问题李夫人再生缘杂剧》一文对调查《再生缘》的归属有很大帮助.

现在,在汉武英略微迈世,有蓬海三神山的想法,《传》记录了西王母,认为不是仙人的才能是有爱情的,天下不是有无情的仙人吗?夫情消意歇,海枯石烂,即神仙无投足所矣.

李夫人之绸缪生死,去而复来,而少君能魂致之,姗姗乎响答色援 (按:应为“授”字之误) 于瞻睇之间,盖情节也.

腐生谓少君幻术乌有是事,则梁武帝不因宝公见地狱相,而三生石畔无牧笛乎?予故感友生杂剧而题之,以愧天下浅情人,而且以悲世有美人,不及遇汉武而尘土者遇矣.

或者世上没有少君,死了也不能复活,兰破玉折,沉泉下的痛苦者也哀悼.

这个题词有两个值得注意的地方.

一是,这部剧也写了汉武帝和李先生的再生缘故,剧名也被称为再生缘,和《盛明杂剧》的《再生缘》是同一部剧的可能性很高.

第二,黄汝亨没有明确这部剧的作者,只是说感朋友的杂剧出了问题.

《诗小雅棠棣》:有兄弟,不如友生.

朋友生是指朋友,写《再生缘》杂剧的朋友是谁?现存本《寓林集》和《山先生集》中找不到黄汝亨和王衡相互赠送报酬的文字,但黄先生和王衡的好朋友陈继儒交往频繁,黄先生集中给陈先生的信有五封,其中两封信提到王衡,他在《陈仲醇》的信中说:人镜编辑非常想要,不付钱的叔叔很害怕⑤由此可见,黄汝亨与王衡的关系不同.

再生缘确实是王衡(字辰玉)做的,根据道理,被朋友委托写序言和题词的话,必须在文章中说明委托人的名字和签名.

但是,因为这个题词中没有提到剧作者的名字,连恒芜室都不想参与,所以很难说再生缘是王衡做的怀疑吴仁仲的名字问,对吴仁仲的名字、籍籍籍、生平一无所知,无法考察,也无法停止.

最近,读了《寓林集》,终于在卷二十五《与吴伯霖》的信中发现了惊喜.

信云:拜托了近奴回来,演奏了足够的记录,陈治钟陵状有点具体.……仲初居然在尔泉下,生平豪举什么?二十多年来,弹指一息,含有任何形状,更加诚实.

生平文不好,但一瞬间,不要担心.

另外,在事件派遣的旁午,闲,形成草草,好像和仲初的气魄不远.

现在的记录送到脚下,或者不忘记生志的感觉.……仁仲《再生缘》送给了他(加上重号系笔者).

一旦涉及情况,他就会黯然失色,不得不直接付款.

黄汝亨(1558—1626),浙江仁和(今杭州)人.

万历二十六年(1598)进士授予贤(即钟陵)指挥官参议江西布政司⑥.

这封信写在任江西进贤县令时.

收件人吴伯霖,名鲸,钱塘(今浙江杭州)人.

他是万历三十一年(1603)举人,屡上春官不第,后谒选浮梁县令,甫六月卒 ⑦.

黄汝亨和吴伯霖是莫逆之交,这封信对考察《再生缘》杂剧的作者非常有价值:一是可以证明《远山堂剧》所记录的《再生缘》杂剧,确实是吴仁仲制作的,黄汝亨是《再生缘》杂剧的题词,是剧作者吴仁仲本人和朋友吴伯霖的委托所写的.

第二,有助于预订黄氏为《再生缘》杂剧题词和杂剧的写作时间.

万历二十六年,黄汝亨进士和第二年五月出任进贤令,《寓林诗集》卷有《五月教授进贤令出都辞去旅行好作》诗.

吴伯霖这封信既然写在钟陵令上,具体时间是哪一年?信中说到为仲初写状况,这个仲初是谁?调查寓林集卷18,确实有亡友张仲初夫妇的行状,文章开头就说明了写行状的理由.

网络客服:

咨询电话:18141115432    投诉建议:

招聘合作:876844202@qq.com(如您是期刊主编、文章高手,可通过邮件合作)

Copyright © 2002-22 学术论文网 版权所有 友情链接:期刊发表 核心期刊   

【免责声明】:所提供的信息资源如有侵权、违规,请及时告知。

专业发表机构